江湖夜雨

桃李春风

人设【校园设定】

定一下人设(防止我以后写偏)

(一点点剧透)

小沐木
因为是高中设定感觉男生们还在发育期(可能并没有)就没有把身高定的特别高,
比欲为矮一点(欲为也没有特别高)
瘦瘦的,白净的小男生
笑起来能看到小虎牙
要是不知道的人一定不会把他跟其他几个一看就很凶(并没有)的人联系在一起
学霸,天天玩不学习还能考得很好的那种
自认为演技很好,事实上确实很好,真的想演的时候没人能发现
可爱就算了,还会撒娇卖萌
切开来都是黑的
平时看着不正经,事实上是很明事理的人
该严肃的时候必不会瞎闹
其实也很认真努力,只是学校教的太简单了没必要天天死学(?)
【关于黎明杀鸡设定】
(写杀鸡设定是因为有一段要写几个人黎明杀机开黑)
人皇,喜欢带极速静谧咬根携手合作钢筋铁骨,苟的一批还给人送快递,手握一把紫色光剑天下我有(剁手了解一下)

欲为
是那种干净的大男生,利落明快的少年,带着几分张扬几分阳光,偶尔的几分温柔几分狠厉。
运动系少年,打完球打完架抹抹鼻子回头朝你一笑的那种
唱歌好听声音好听,在学校里有一票女粉丝
就是平常说话带着一股子大碴子味
做事很认真也很有责任感
还有就是很有义气,很对的起“兄弟”这两个字
社交小能手,没有他聊不来的自闭儿童(你说是不是啊爱丽)
【黎明杀鸡设定】
屠皇,常用屠夫小瘸瘸,信仰瘸瘸,车技稳的一比。人类打的也不错,但是跟沐木学坏了满脑子骚操作

老白
不愧对自己的名字,皮肤比很多女生还白
皮肤白还脸白,蒙选择题的正确率在60%以上
老妈子性格,很多时候都要照顾瞎闹的瓦瓜二人,有时候还要照顾傻乎乎的虚伪(有时候也会被虚伪照顾)
不是很坦率,容易害羞,而且还不承认
对人情世故这方面的事不是很擅长,有时候被认为直率,有时候会被讨厌
因此失去了很多东西
多夸夸他的话他会很高兴
【杀鸡设定】
人皇,喜欢用黑妹,带自摸老人头钢筋铁骨毁灭打击,皮中带稳稳中带皮,还要拎个医疗箱出去卖医保刷分

虚伪
看起来挺帅挺高大但其实傻乎乎的大男生
眼里总带着笑
做事细致且细心,了解他之后才会发现他的温柔
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有些事又知道的很清楚
烟嗓低音炮,唱歌很好听
还会跟老白撒娇,可把老白吓着了
总是容易被一些小事逗笑
【杀鸡设定】
人屠双皇,屠夫玩的瘸瘸和兔妈,人类带着紫光剑到处皮,皮断腿了还能打击安排一手

皮皮限
看起来软软的男孩子
声音软软的,还总是很小声
总是拿着一把精致的扇子,不知道做什么用
好学生样,应该没有人认为他不是个乖孩子吧
会耍蝴蝶刀,还耍的很好
出了事总是自己憋着,不想让别人担心
笑起来很好看
好像没有生气的时候
除了在意的人被伤害的时候
【杀鸡设定】
屠皇,护士长,双飞护士,预判无敌,是现场几位人皇都溜不动的存在,三分钟四趴的那种。但是人类玩的很烂。

(已出场但没写的角色,和预定要写的角色:瓦不管,甜瓜,叽叽,头鱼,爱丽,胖子,猫子,叉鸡,辣骨,微笑)
(稍微提到一点的边缘角色:RG的各位(除了微笑虚伪),隐隐,抱抱熊,蠢秋,冰雪,十六,流萤,咩咩)
(可能还有吧,再往后的剧情就没仔细想了)
(整理到405屠皇组的剧情。以后还会有406RG和305魔人者联盟,狗贼团不知道会不会仔细写。顺便一提三楼的宿舍是四人间,四楼是六人间)

【人设仅适用于这篇文章,请不要代入到其他地方】

吸溜

叽叽解说

嘿…嘿嘿

久年_:

太太们我爱你们5555555




Joe秃了:



说实话 看哭了 谢谢太太们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现版本出ban选蜘蛛加强之后,一堆人就开始说佣兵比空军强了。
拉倒吧,佣兵真比空军强那ban空军干嘛。
一把枪四秒眩晕被你们吃了吗。
半路被金眼被蛛丝吐死被雾刃被锯是你们自己菜,怪空军干嘛。
我空军残血金身手下救魔术师了解一下。

【欲沐/伪白】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3-4) 【校园设】

主欲沐/伪白,注意避雷
写了好多喜欢的主播,没有明显的其他cp,意会就好(?)
写了一些喜欢的小团体之类
就想写个校园
有很多现实里的事的影子,你们明白的吧

——————————————————————

3

小沐木和老白初中三年同窗,几次分班都没把他俩分开,可以说是有缘的很了。

然而到高中,虽然上是上了同一所学校,但开头就把他俩分开了。

“老白,看来我们缘分已尽啊。”看到班级分配的时候,小沐木一脸遗憾的这么说。

“说什么呢你个魔人,应该是我终于摆脱你个演员了。”老白鄙视的看了小沐木一眼。

“切,你会因为欣赏不到我精湛的演技而抱憾终身的。”

“哦豁,我求你放过我好吧。”

开学第二天的日程安排,班会,军训。

……

下午集合,教官的自我介绍,整队然后选出各班班长,再接着就是一小时的军姿。

在负责小沐木所在班级的教官一套行云流水的自我介绍之后,那个教官头也不抬的随便挑了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人当班长。然而那人正好站在小沐木的身后,小沐木也不方便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听声音也没什么印象。

但说实话班长到底是谁跟他小沐木也没太大关系。莫约站了有半个小时的军姿之后,小沐木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与站在身边的蓝胖子对了个眼神,然后左摇右晃的哐当倒下。

这一倒自然是引起了不少骚动。别说队列里的女生不少都小声的叫了出来,就连隔壁班也有不少人悄眯眯伸出头来往这边看。

蓝胖子眼疾手快的护住了倒地的小沐木,然后便传来了教官带着些许“关切”的声音:“怎么回事啊,又有人晕倒了?”

“教官,小沐木他好像中暑了!我带他去医务室吧!”蓝胖子脸上那焦急的神情让偷偷睁眼的小沐木都差点感动到了。

教官的眼神在蓝胖子和小沐木之间来回飘了几下,似乎还是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一个男生这么娇弱的啊?你看看女生都还没事呢。”

这话一出,小沐木听到女生的队列里传来几串笑声。

“教官,”蓝胖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小沐木就听到他身后又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小沐木他身体确实不好,你不放心的话我也陪他去医务室吧。”

小沐木这才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就是方才教官选出的班长。

教官又看了这位班长几眼,终于松了口:“行吧,你们两个快去快回。”

小沐木和蓝胖子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蓝胖子刚想把小沐木扶起来,却被刚刚那位班长抢先一步接过,一把把小沐木横抱起来,用这么个少女心公主抱的姿势大步往医务室走。

蓝胖子看到班上的女生呼啦啦的全都转了过来,眼睛里甚至还冒着绿光。他抹了把汗。

……

到了医务室把人放下,小沐木还在疯狂思考怎么在这位班长面前蒙混过去,只能小心翼翼地说:“呃…谢谢你,我没事……”

“行了,不用装了,”眼前人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再点上火,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看的小沐木一愣一愣的,“你那演技还差点,那些教官带过不知道多少届,眼睛毒着呢。”

“……”小沐木这回是彻底愣了,连带一旁的蓝胖子也没一下反应过来。

“要不是我抬你一手,你们这次要出来估计还挺悬。”吸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

小沐木这才反应过来:“那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名单上看到的,顺便就记下了。还有那边那个…蓝胖子是吧。”那人往蓝胖子的方向瞟了一眼,“我叫欲为。”

小沐木闻不惯烟味,皱了眉。欲为见状,往窗边靠了靠,“你俩要翘课的话赶紧走吧,过会校医该回来了,到时候又说不清了。我抽完这根就回去。”

蓝沐两人确实是为了翘课才溜出来的,一想确实如此,于是便开始盘算着一会儿该去哪。突然小沐木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又回头问欲为:“诶,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想起来啦?”欲为抬眼,轻笑一声,“就之前,你俩查监控死角那会儿,被我逮现行了。”

靠。小沐木暗骂一声,心说这人还真是个狠角色。

“那你呢,”蓝胖子问,“你在那干嘛的,不也是去看监控死角的吗。”

“我说我是去找老师的你信吗。”

“信你有鬼啊。”小沐木翻了个白眼。

走廊上适时响起的高跟鞋踩地的噔噔噔的声音打断了了几人的对话,蓝沐二人对视一眼,飞奔向远离声源一侧的门悄悄绕行。欲为则掐了手里的烟,开窗散了下烟味,回头正好对上校医带着疑惑的眼神。

“同学,有事吗?”

“老师好,我们班上有人摔倒受伤了,我来拿点酒精棉湿布之类的。”

小沐木配合胖子依靠自己(并不是很)高超的演技成功开溜,另一边老白就很惨了,几小时的暴晒加上怕热的体质,离中暑倒地好像也就差一只脚了。

虽然教官考虑到下午的阳光,特意选了一个阴凉的地方集队,但树荫总归不是无限大的,总归有几个边边角角的悲惨同学会被晒到,老白就是一个。平时那白的发光的皮肤渐渐晒得通红,汗水也顺着额头啪嗒啪嗒往下掉,一旁的虚伪虽然也跟着一起晒,但总归没老白那么怕热,看着老白这样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心疼。

终于在教官喊出“解散”的一瞬间,老白飞快的跑到最近的树荫下就地瘫倒。同班的其他人都选择去买水买饮料,但老白此时此刻只想摊着。抬头想找瓦不管或者甜瓜帮忙带瓶水,定睛一看却发现该走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老白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开始估摸着再坐多久才能缓过劲来。

还没过多久,脸上突然贴上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冻的老白一个激灵。皱了皱眉抬头一看,虚伪拿着两瓶冰水笑着看着老白,其中一瓶还在往老白眼前贴。

“看你热得,喝水吗。”

“我想喝可乐……”

“先喝水。”

“哦。”

蔫了吧唧的老白也没什么力气在跟虚伪吵吵,接过水瓶就是咕咚咕咚一阵猛灌,看得虚伪在一旁笑着喊慢点。

“还是你对我好啊虚伪先生,”满血复活的老白甚至有力气跟虚伪扯皮了,“你看甜瓜瓦不管那两个没良心的,直接跑没影了。”

“那是。”虚伪又在一旁笑得傻傻的,没接什么话。

虚伪靠在老白边上坐了下来。没有人提起要回教室或者一会儿去哪里吃东西,没人起身,也没人再说话。

老白看着天,虚伪看着身边人。

……

那时候老白没看到虚伪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时候虚伪也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一直看着老白。

老白记得不知道多久后,虚伪开始轻轻哼歌,但是两个人都不记得当时哼了什么。

风吹过,把落叶吹到了老白头发上。

4

军训期间白天都没上什么课,晚自习也没有作业,甚至没有老师督班——可能是值班表没有安排好,或者有教师会议。总之在发现没人管着之后,小沐木就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噔噔噔跑到隔壁班来敲老白的窗户了。

“干嘛啊沐木。”老白一边应付着身边吵闹的瓦瓜二人,一边挪到门口找到小沐木。

“点了外卖,过会一起来吃吗。”小沐木笑嘻嘻的给老白看手机上的外卖app界面。

“厉害啊沐木,这才几天就憋不住了。”

“去你的,我这叫适当调节饮食状态。你来不来?”

“来来来,你别又跟我抢。”

小沐木一脸灿烂的等着老白把课桌随意理了理然后走出来。然而就在这时候,小沐木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又被我抓现行啦,嗯?”

低沉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在耳旁炸响,话语间吐出的气息从耳旁吹过,吓得小沐木一个哆嗦捂好了手机,甚至微微红了耳根,只不过夜晚走廊的灯光太过昏暗,没人注意。

“欲欲欲欲为……真、真巧哈哈哈哈。”

“两次了啊沐木,”几天的接触下来小沐木跟欲为熟络了不少,只是碍于欲为这个班长的身份,小沐木在欲为面前总还是藏着掖着些事情的,“真不怕我打小报告去?”

“别啊大夫!!有话好商量!!”

哀嚎之间老白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跟在欲为身后的虚伪,笑着打了招呼。

“怎么说沐木,”欲为好笑地看着沐木慌张的样子,“不揭发你也不是不可以吧……”

“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咱们日后好相见呐!!”小沐木都快哭出来了,虽然也不知道有多少是演技。

“你帮我也点一份,这事就这么算了。”

“哎呦嘞,这简单。”闻言小沐木终于松了口气,再次掏出手机就要加单。

“别忙啊沐木,再多带一份,”老白突然叫住小沐木,指了指欲为身后的人,“帮虚伪也带一份呗。你来的吧虚伪先生?”

“你叫我来那我就来呗。”虚伪笑着。

“嘿老白你个没良心的,就这么压榨我啊!”小沐木叫起来,“那我把你那份给虚伪好了!”

“沐木我们三年同窗的兄弟情呢?被狗吃了吗?!”

“被你吃了。”小沐木虽然嘴上不饶人,手上却毫不含糊的又给虚伪加了一份。

虚伪走上前把快要跟小沐木打起来的老白扯开,欲为在一旁笑得快要站不住。

……

三人跟着小沐木溜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算是翘课了。欲沐俩人研究着学校监控的死角,顺便给伪白二人科普,听得虚伪老白一愣一愣的。

小沐木:“你还说你上次不是去看监控位置的。”

欲为:“我去,这你也信啊。”

十多分钟后小沐木的电话响了,外卖小哥给小沐木指了个七拐八拐的鬼角落的竹林后面的围栏口。几人四脸懵逼的找到了地方,看到了等候多时的外卖小哥。

欲为第一个感叹:“这么厉害,还有这种地方啊。”

外卖小哥一脸自豪的说:“你们是高一新来的吧?这地方监控拍不到老师也找不着,离保安又远,你们的学长都是在这里拿外卖的。送到这个学校的单子基本都是我负责,反正你们记住这个地方就对了。”

几人嗯嗯嗯嗯的点头,目送走外卖小哥后,欲为再次感叹了一句“前人的智慧”。

小沐木左右手提着刚拿到手的外卖一个劲往前走,大概是觉得没人会发现自己,自在得很。欲为在后面喊他慢点,问他要不要帮忙拿,小沐木都当没听见。

虚伪老白慢慢的吊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久远的那次令人发笑的初遇,到昨天在食堂看到的可爱的妹子。老白笑着说要找个可爱的姑娘当女朋友,虚伪接了句我想要找你那样的。

“什么样的?”老白懵了。

“你那样的。”虚伪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你讨好我是不是啊,虚伪先生。”

虚伪又傻乎乎的笑起来,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看得老白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结果这也没走多久,还没找到能安心吃外卖的地方呢,一声怒喝打破了美好的氛围:“前面的四个同学,你们在干什么!”

走的正欢的小沐木当场僵住,老白站定咽了口口水,虚伪停下来慢慢回头,还是欲为第一个往那声怒喝的源头走去。

走近一看,是一位军训的教官,不知道是教哪个班的:“你们是哪个班的,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呃,高一5班,还有两个是高一6班的。”欲为老老实实的把班级说了出来,“我们…出来拿外卖。”

教官的眼神在几人之间扫了几下:“五班六班啊…不是我带的班我也不好管,不过我也不告诉你们班主任了。在这里站半小时军姿,然后回去上自习,下不为例啊。”

“是。”

“你小子倒是挺听话。”教官看着站的笔直的欲为,点了点头,然后往教学楼方向走去。

直到教官走远消失在黑暗中,几人才松了口气。小沐木第一个跳出来大声吵吵:“欲为你全供出来干嘛啊!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不就好了,还好他没找班主任,不然岂不是完蛋了。”

“这教官我不认识,”欲为回答,“鬼知道他能不能看出我是不是在糊弄他,而且随便报的班级,万一报到他教的班岂不就惨了。如果说谎被看出来,才是真的完蛋。”

“……”小沐木好像想反驳,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什么。

“欲为,你不是说这个点没有老师的吗。”虚伪突然问道。

“我哪知道这些教官这么闲能来这里散步啊!”

“行了行了,别吵了,”还是老白出来打圆场,“那这外卖怎么整,去哪吃?我怎么觉得哪里都不安全啊。”

“这个嘛…”虚伪看了欲为一眼,然后转头问道,“沐木老白,你们会翻墙吗?”

“……啊?”

当虚伪欲为把两人带到一面看起来伤痕累累的矮墙旁的时候,小沐木和老白同时冒出了自己好像认识了什么不得了的人这样的念头。

“你让我们…翻墙?”老白一脸懵逼。

“在学校里那都会被发现的话还不如出去,”虚伪抬头看了看墙上方,“而且这里没安监控,对吧欲为。”

“这倒是。”欲为点点头,“要再翻回来应该也不会被发现——我说虚伪你怎么找到这么个好地方的?”

“这墙都被踩烂了,你们也不想想是为什么,”虚伪指了指墙上几个比较明显的凹槽,“就这些,应该能踩上去。”

“哦——很有经验嘛虚伪先生。”

“那是。…不对,我没有经验的。”

“真的假的。”老白挑眉。

“我靠,真没有!”虚伪大概也是心虚,笑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小沐木看了看互相扯皮的三个人,又看了看那堵墙,突然来了句:

“那什么…我翻不了墙啊。”

之前!!跟人玩匹配一起卖医保
有一把遇到一位机械师
开局哐哐卖了两个儿子然后开始头修
我翻箱子的时候翻出乐一个儿子,就给机械师带过去了
然后我就看到机械师很开心的拿出儿子修机,三秒后卖掉挡刀()
以及开心的拿儿子开门和开心的拿儿子偷人
好可爱————(?)

【欲沐/伪白】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1-2)【校园设】


主欲沐/伪白,注意避雷
写了好多喜欢的主播,没有明显的其他cp,意会就好(?)
写了一些喜欢的小团体之类
就想写个校园
有很多现实里的事的影子,你们明白的吧

——————————————————————

1

“沐木,小沐木!”

“嗯?老白啊!”呼喊声响起后,沐木回头,看见笑着向自己走来的友人——同窗多年的挚友。

“沐木你知道中考成绩了吗,怎么样?”老白一手拎个书包一手提着成绩单就冲着小沐木走来。

“还凑合吧,至少能上想上的那学校了。”沐木把成绩报告单之类的塞进书包,嘴上回答着老白的提问。

“想上的学校?五中吗。”老白回想了一下沐木父母对沐木的期望,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其实我可能也回去那,我爸妈挺希望我跟你一块儿上学的。”

“也行吧。反正家离得近,五中也算是一流高中了吧,虽然名气是不及一中,而且学费还贵——反正我觉得无所谓。”沐木把最后一本小册子塞进书包拉上拉链,然后背起书包走向门口。

“唉不是,你不知道五中的传闻吗?”老白的语气带上了几分担忧——不像小沐木那种演技,是真真切切的关心。

“——什么?”

“就那个啊,在五中就算犯了事,只要有钱而且成绩好就完全不会被记过,所以就会有很多——你懂的吧?”老白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词儿来形容这些人,只能含糊带过。

好在小沐木能理解,摆了摆手让老白不要担心:“那有什么,我可是老实人,这些事跟我又没关系。”

“……”老实人可还行。

“想那么多干什么,再瞎操心头发要被薅没了。”小沐木随口拿老白打趣顺便上手薅了一把老白的头,气的老白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头发喊了声魔人,“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吧,过几天还得军训。”

对没错,军训,每个高一新生的必经之路。而没人性的五中把军训放在了暑假的第二个星期——为期七天的军训外加七天的高中衔接课程,再加上提早一周开学,简直不给人活路。

“魔鬼吧这个五中!!”这是老白在知道五中的时间安排之后的第一句话。

……

短暂的七天休息很快过去,不少家离得远的学生都选择提前一天来学校收拾宿舍——当然不包括小沐木,毕竟小沐木的家距离五中只有大约十分钟的车程——还是自行车。

顺便一提,老白家的小区里小沐木家的小区只隔了两条街。

不过老实如小沐木还是选择了提前一天来学校,毕竟熟悉校园(对于日后逃课)还是很重要的。

虽说心里明白提早一天来的人不会少,但当小沐木真的拖着行李箱背着书包来到五中的校门口的时候还是被来来往往的学生和家长给吓到了——这哪是提早一天报道,说是国庆假放学的当天他都信。

那时天真的小沐木还没把自己的心态从初中调整到高中来。

不过震惊归震惊,总不能吓傻了。根据新生报到处的宿舍分配以及地图,小沐木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303,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到的,结果拿分配到的宿舍钥匙一开门才发现门锁已经被开了,宿舍里有一位早来的兄弟已经把自己的被褥往最好的那个床铺上铺了。

“诶,对不住啦这位室友,这个铺我先占了,剩下三个你随便挑。”正在铺床的男生对着刚进门的小沐木笑嘻嘻的,三两下把床单什么的整好,然后从楼梯上跳了下来,“我叫蓝胖子,你喊我胖子就行了。”

“嗯,我是小沐木,喊我沐木小沐木都行。”沐木也礼貌性的回了一句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思考剩下三个床铺的地理位置。

蓝胖子选的是贴近走廊一侧但远离宿舍门口的那个床铺,采光好通风好地形开阔,而且还不容易被宿管突击检查的时候发现。小沐木暗自抱怨这个蓝胖子也真是个会挑地方的,然后吧自己的行李放到了蓝胖子床铺后面的那个床。那个床铺里宿舍门口最远,除了离厕所近了点别的一切都好。

“唉可以啊,这个床也就比我这个床差了那么一点点。”蓝胖子看着小沐木收拾东西,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那是,我这眼光。”小沐木骄傲的一抬头,看到了天花板角落上吊着的满是灰尘和锈迹的电风扇。

等小沐木的东西终于收拾的差不多了,蓝胖子也开始无聊了,企图跟小沐木扯扯淡聊聊天打发时间。

“哎,五中的传闻你知道吗?”胖子突然神秘兮兮的开口。

“又说这个啊,怎么每个人都喜欢提这事。”小沐木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看着蓝胖子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于是把下半句也一并说出,“我一朋友,也来五中上学,成绩一出就跟我提这事儿。”

“哎哟,都是要在这里上学的人了,好歹关心一下嘛。”蓝胖子身体往后一仰靠在自己带来的多啦a梦大抱枕上,划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刷什么,“你说,我们这届会不会也出几个那种惹了事还屁事没有的人啊?”

“谁知道呢——你们都是从哪听来的这些小道消息啊?”沐木伸了个懒腰躺在了刚收拾好的床铺上,一个人把行李箱拖上三楼再挨个理好,对他这小身板终归还是不大友好的。

反倒是胖子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了小沐木一眼,然后又低头继续刷他的手机:“不是吧,你之前真没听说?这学校的破事不是在学生之间一直都很出名的吗。”

“是嘛。”我似乎失去了和你们聊天的资格。小沐木心想。

“沐木啊…”蓝胖子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就被敲门声打断,随后走进来了一个拖着行李箱的瘦瘦的男生,进来看着两人笑了笑,打了声招呼。

“嗨—我是猫子,以后就是室友啦,多关照啊。”

“我是蓝胖子,喊我胖子就行啦。”

“小沐木,喊我沐木小沐木都行。”

互相打招呼的气氛极其融洽。在猫子刚把行李箱放到离门口较近的那个床铺边上的时候,宿舍门又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一个人。

“诶呀叉鸡你来啦。”猫子抬头喊了这个男生的名字。

“恩,你们认识?”

“是之前帮我指路的人,本来一起过来的,不过他刚刚去找了一趟宿管。”

“你们好,我是叉鸡。”叉鸡向坐在床上的蓝沐两人点了点头,环顾宿舍发现只剩一个床铺了,于是拖着行李箱走向唯一的床铺。

另一边,老白在当天下午也来到了五中准备提前熟悉一下学校环境。确定了自己的宿舍305的位置之后便直接找到宿舍门口,并且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来的。不过老白也不是什么在意床铺位置的人,随意选了个床便开始收拾床铺。收拾的差不多了的时候,两个男生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了老白之后大大方方的开始打招呼。

“新室友你好啊,我是甜瓜!”笑容甜甜的一个男生这么说着,把行李放到了靠窗的床铺。

“我是瓦不管…我靠甜瓜你个猪精把那个铺撒开!那是我的!”另一个男生自我介绍还没说完,突然就一把扯住了甜瓜的后领。

“什么叫你的啊!这写你名字了吗!我就睡这里了你想干嘛!”

“你给我等着,我们来皇城PK胜者为王!”

“我叫老白…吵什么啊,这事石头剪子布一下不就解决了吗。”老白也不管这两人有没有听到自己名字了,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人在宿舍里还没入住就要拆迁的架势,于是提出了和平解决的方法。

“嗯?我们就是打算石头剪子布啊。”瓦不管看着老白,如是说到。

“…”

305的最后一位朋友直到晚上也没有来,或许是打算开学当天再来了。

2

第二天的上午九点是开学典礼,九点之前的时间留给当天来到学校的学生们整理行李。

于是校门口又是一阵堵车,从七点一直堵到九点多还没停,车喇叭此起彼伏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学校里的学生们纷纷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大早上被吵醒的叉鸡胖子一脸愤恨的看着被吵醒后淡定戴上耳塞继续睡的沐木,以及睡眠质量极好完全没被吵醒的猫子。

早上八点半,白瓦瓜还是没有等来自己的新室友,手机上显示着“08:31”的数字提醒着他们该去礼堂抢位置了。

“走了,晚了该没位置了。”老白把手机和充电宝揣进兜里就准备出门。瓦不管很认真的带上了几包零食以备不时之需。甜瓜戴着耳机认真低头打游戏,直到脑袋上被瓦不管呼了一巴掌,才猛地抬头一脸问号的尝试理解目前的状况。

礼堂人说多不多,陆陆续续来了一半人左右,也是有人占了后排位置打算摸鱼到结束。瓦不管一脸困惑的看着前排几乎被占满的位置,惊讶居然有人打算认真听这种无聊的典礼,然后回头问老白他们是打算拿石头扔校领导吗,然后被老白回了一句“你是魔人吗”。

白瓦瓜一行人挑了后排靠中间的位置,刚坐定就开始打游戏刷微博。

老白右边坐着瓦不管,而左边坐着一个带着耳机闭目养神的人。老白本来看了这人两眼就打算该玩啥玩啥,结果越回味越觉得不对,又转头再看了一眼,却正好和那人对上视线。这下惊的老白往右缩了缩,挨到瓦不管的时候还被说了句“你干嘛啊魔人欧的白”。

得,才一个晚上,瓦不管就学会“魔人”这个词了。

老白这边,左边这人给了老白一个眼神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打算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老白越看这人越觉得眼神,应该是在哪见过,但是这种事你越是想就越是想不出来,老白觉得脑子有点炸。

这时又有个人从一旁的走道经过,看到坐在里面的虚伪,也不管隔了两个人还是三个人,直接打起招呼来。

“哎呦,这不是虚伪吗!”

“欲为?你咋也来这了。”

看起来两个人似乎是旧识。既然是旧识也就不需要过多的寒暄,打过招呼那个叫欲为的人就做到了前几排的空位去,仔细看的话欲为还在与身边一位面容清秀的男生交谈,那男生也不知为什么,把玩着一把精致好看的扇子。

不过欲为这一喊倒是提醒了老白。老白那被尘封了八百年的记忆突然被翻出来,拂去灰尘展现到人前。

“虚伪?”老白看着虚伪的脸仿佛想起什么一般一敲手掌,“你是虚伪先生吗?”

“先…虚伪先生是什么啊哈哈哈哈。”虚伪看着老白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老白为什么会认识自己这件事。

“哎这你别管,你记得我不,咱俩之前见过的。”

“啊?…什么时候?”

“靠。我,老白!上次化竞的时候!”老白一边心下抱怨这是什么大猪蹄子,一边忍住拍桌子的手认真提醒虚伪,“你不就坐我边上吗,还死活不交卷非得跟我拖到最后。”

“哦!”虚伪这才反应过来,“就你啊!跟我杠上那个。”

“杠上可还行。”老白又在心里骂了两遍虚伪魔人,“我当时就觉得你这人有病,我不走你也不走,打算跟我在那里耗一辈子是不是。”

“我哪有!我是真写不出来那题。”虚伪试图狡辩。

“瞎扯吧你。”

再然后虚伪就因为想不出什么话来辩解而沉默了,老白也没有没话找话的兴趣,于是继续该干嘛干嘛。毕竟手机还是好玩的。

往前数几排,沐木一副耳塞在手天下我有的样子,趴在桌上接着睡,猫子精神充沛的玩着手机,胖子叉鸡实在是撑不住了在座位上睡得东倒西歪。

刚才那个叫欲为的人依旧在试图与身边的人找话题。有人在玩手里的扇子。有人抱着水杯喝水。还有人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戴上兜帽两耳不闻窗外事。

开学的第一天,忙碌,但好像依然是那些不变的日常。

然后当虚伪拖着他的行李跟着老白走到305宿舍的时候老白是懵逼的。

老白看着虚伪铺床理东西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心里骂了句脏话。

“所以你不仅跟老白结了梁子还要睡在老白的对面是吗,”瓦不管摸摸下巴整理了一下思路,“那个什么…虚伪?”

“嗯。”虚伪点头,也不知道是肯定了瓦不管对现在情况的总结还是肯定了瓦不管喊的他的名字。

“唔…”甜瓜不知道又在想什么,憋了半天之后突然冒出来一句,“伪酱!”

“啊?什么伪酱,你是魔人吗田川先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伪酱挺好的啊多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在瓦不管放荡不羁的笑声中虚伪也没忍住笑了起来,傻乎乎的笑声一下接着一下,也没说出什么完整的话,算是默认了这个“可爱”的称呼。

嗯,305真是一个和谐的集体。

直到下午上课前,学校大发慈悲的留给高一新生大把的时间来调整状态。于是小沐木和蓝胖子花两个小时搞清楚了学校所有的监控摄像头分布、监控盲区、办公室分布及视野、保安巡逻盲区、逃课藏匿点、自动贩卖机分布以及方便翻越的围墙。

“ok,最后一个点…”小沐木认真的把这些记在了手机备忘录里,“这样一来以后就不愁翘课被发现了。”

“牛批啊沐木,”蓝胖子发出(并不知道是不是发自真心)的由衷赞叹,“不愧是优等生。”

小沐木挑眉,“优等生能跟你研究这玩意?”

胖子还没来得及接话,两人身边忽然就走过了一个人。蓝沐两人毕竟是在偷偷调查这些,终究还是害怕被发现的,于是都下意识的背过身去躲了躲。

胖子低头假装玩手机,小沐木却又回头看了那人一眼。“诶,那人好像在找什么啊…不会也是跟我们一样来干这事的吧?”小沐木问道。

“不知道啊…我觉得有可能。”

突然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小沐木猝不及防与他对上了视线。小沐木这才意识到自己对上了一双极其好看的紫色眸子。要不是蓝胖子还在自己身边碎碎念,小沐木都要怀疑自己可能要沦陷在里面了。

然后那双眼睛的主人对着小沐木笑了笑,先一步离开。

“诶,胖子,那人是谁啊。”

“我怎么会知道,我也就认识我们宿舍的几个人而已——沐木你怎么看呆了,爱上人家了?”

“滚蛋。”

其实…
我觉得吧,先知这样的设定,要信仰也应该是信仰优格索托斯吧……
包括祭司信仰的也是优格索托斯。
……好像没黄衣之主什么事哦。

玩了一下
我流杰约
是不是很多人都不明白这对的嗑点。